• <source id="zr34m"></source>
      1. <address id="zr34m"><kbd id="zr34m"><xmp id="zr34m"></xmp></kbd></address>
        <tbody id="zr34m"></tbody>
      2. 学子之声
        【家书】我的父亲母亲 (商务英语1602班 黄丽)
        外国语学院2019-04-17 09:10:391405

           那年亭亭玉立的她十八,那年高大帅气的他十九。一千多块钱的彩礼和一辆飞鸽牌钢梁自行车,一台十九英寸大小的黑白电视机。一些零零碎碎的日常用品作为简单的嫁妆,十八岁的妈妈就这样嫁给了邻村大她一岁的爸爸。
         
           没有漂亮的婚纱,没有多镜头高清实景拍摄的结婚照,没有浪漫温馨的婚房,但惟一使我心里平衡的是,妈妈是坐大卡车迎娶到奶奶家的,虽和现在的豪华跑车相比不值一提,但对九十年代很多人包括母亲来说,已经很奢侈了。
         
           十八岁的年龄本应该依偎在父母身边撒娇,可这时的妈妈却已经担任起生活的“主力军”,每天洗衣、做饭、干农活,额外还要照顾高龄的太太。
         
           奶奶家当时有八口人,五男三女,家里土地多,劳动量大,用正比关系设想,饭量可想而知。由于受当时各种条件的制约,没有压面机,没有电动扇火的辅助工具。即便是有,也已经超过了当时只有25瓦功率灯泡的电流负荷。
          
           妈妈用那根圆润光滑长长的擀面杖擀了一沓又一沓家里人都喜欢吃的家常面、洋芋饭,尺八的大铁锅每次都是稠稠的一锅,一边做饭,一边还要撺火、扇风匣。每当家里人起床,妈妈都会蒸好热腾腾的馒头等候,虽不丰盛,但对家里人来说吃着实诚。日复一日,妈妈一个人把苦和累默默融化在自己心里。有时我在想,那时的爸爸为何不帮妈妈分担一些呢?也许年少气盛,也许不善表达,也许爸爸思想保守,将母亲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但我坚信前者。
         
           我的出生给家里人增添一份欢乐的同时,爸爸妈妈的脚步更加繁忙。他们跟着爷爷的步伐去建承包的大坝,开始和混凝土打交道的工作生涯。厚厚的石板,铸了一个又一个,起早贪黑,手上脚上被混凝土腐蚀,导致死皮退了一层又一层。每当爸妈说起,我都会默默把他们视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第二主人公。
         
           日子渐渐好起,最洋气的“兰驼王”蹦蹦车在我家问世,爸爸穿上军用大衣,戴上奶奶缝的羊毛护膝,成为村里最牛的司机,颠簸的村庄小路,来来往往跑遍各村,风雨无阻拉人载客,赚钱多少爸爸从未提及,但那段超酷的跑车历史他用默认的方式选择铭记。
         
           践行乡村习俗,长子必然分家,当然父亲也不例外。一间松木、蓝砖蓝瓦砌成的阔气大房,一间带有土炕、灶头的厨房,不到十亩的土地成为我们家所有的财产,在模糊的记忆里,最头疼的是那个不争气的灶头。
         
           爸爸从起初受老板白眼、匠人使唤的小工,渐渐成为拿着瓦刀砌墙的匠人。为了风雨飘摇的家,爸爸同几个亲戚踏上了北疆的打工生涯。广阔无垠的沙漠,恶劣的自然环境,最初的欣喜变为绝望,爸爸被动地选择无奈坚持。六月的白昼很漫长,炎热的气氛灼烧着皮肤,紫外线的强烈辐射从未动摇过他的信念,沉重的石头砌成一座座抵挡沙尘暴的房子,父亲用真诚打动了起初对他有偏见的维族人。一天,两天......一个月,爸爸背上行囊踏上了返乡的路程。
         
           我永远坚信这样一个真理,女人是男人的半边天。爸爸在外挣钱,妈妈在家忙碌,高陡的山坡来来回回,一捆又一捆的高粱草侵蚀着她的身体,肩膀上被绳子勒出的红印无法在我的记忆里抹去。长长的地头,金灿灿的麦田,她一个人中午不回家,一割就是半个月,在妈妈的意识中,这样或许能给爸爸些许的缓冲。妈妈一边种地,一边照看我们,一边还要搞好邻里关系。但庆幸的是,妈妈的人际关系好,邻居对妈妈评论也高。
         
           过去的已过去,我们迎来了属于我们家的春天。但这些却被晴天霹雳的噩梦摧毁地烟消云散。那段撕心裂肺的痛我不想再次提及,把它当作一段无法忘却的历史默默记在心里。爸爸妈妈用坚强,接受了命运给他们带来的惩罚,我们三朵如阳光般的金花不会再让爸爸妈妈忧伤,给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依旧如初,爸爸仍在外奔波,寥寥无几的回家次数,我们用习惯的方式选择包容。妈妈总是把家里的琐事打理得井井有条,做公婆满意的好媳妇、丈夫满意的好妻子、孩子满意的好母亲......太多太多,她给自己留下的只是满身的伤痕与疼痛。
         
           将近二十年的时光已过,他们已成为老夫老妻,我们也已长大。爸爸妈妈用二十年的努力换来了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我为我的爸爸妈妈骄傲、自豪!
        本港台同步开奖报码室-本港台同步开奖结果-本港台同步开奖直播室手机